现代诗歌

顾城诗歌精选5篇

| 敏清

  1993年10月8日,顾城于新西兰激流岛因为离婚与其妻谢烨发生冲突,用斧头砍妻子谢烨,谢烨受伤倒地,过程成谜,顾城在崩溃之中仓促留下四封遗书,随即上吊于树上自杀,谢烨于其死后数小时不治。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顾城诗歌,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顾城诗歌1

  季节·保存黄昏和早晨

  一

  多少年了,我始终

  在你呼吸的山谷中生活

  我造了自己的房子

  修了篱笆,听泉水在低语时

  睡去,紫花蕊间有透明的脚爪

  我感到时间

  变得温顺起来

  盘旋着爬上我的头顶

  太阳困倦得象狮子

  太阳困倦得象狮子

  许多蝙蝠花的影子

  那些只有在黄昏时才现出的岩石

  那些岩石向我重复的话

  那些溪水向我重复的话

  白色的树和深深的丛林

  二

  我每天饮那溪水

  我有一个铜瓶

  我知道东方是无穷的,那么

  西方也是无穷的,海水正一步步

  侵入我的河口,湖滨

  几千里白色的沙丘

  荒凉的城上有鹰,我的小木屋装满齿轮

  金色幸福的齿轮

  几千里海水贴着我的面颊

  小孩草在不安地摇动

  我每天的愿望呵

  小海草在台阶边不安地摇着

  你没有在圆石头上放钱币

  冰的小鱼在游泳

  你乌黑的眉毛俯向黎明

  三

  我要你眼睛里的金子

  太阳的金矿

  你一直在很小的岛上牧羊

  红海是你的嘴唇

  你一直在很小的热带岛屿上牧羊

  在清清楚楚的羊齿植物中间,拖着疲惫

  的鞭子,太阳无法合拢的手指

  为什么,我不爱你的银色的鼻线

  那一公分一公分银的微笑,那清晨

  红石楠下现出的美丽的深渊

  永恒的夜和贝壳鸣奏着在奉献早晨

  听见空气了吗

  空气赞美我从罗马来

  我的脚下有矿砂,我是今天的钟神

  四

  锁上四边的门

  我的手伸向你的气息

  苍蝇和老人在街上,灼热灼热的铜

  在中午发烫,中午的夜不肯移开

  他的手指,在夜里深深寂寞燃烧的

  火焰呵,属于尽头的黄昏

  我的手在你颈边汇合

  在清凉的山口的风中生长

  在你光滑的峭壁上无声无息

  许多许多书,石头以外的季节

  我轻轻转向你

  我的发丝在蜷曲的芳香中生长

  秋天来了,秋天会带来许多叶子

  顾城诗歌2

  我相信歌声

  我相信歌声

  黎明是嘹亮的,大雁

  一排排升起

  在光影的边缘浮动

  细小的雪兔

  奔走着,好像有枪声

  在很低的地方

  鱼停在水闸的侧面

  雾,缓缓化开

  象糯米纸一样

  好像有枪声

  在小木桥那边

  最美的是村子

  那些长满硬鬃毛的屋顶

  有些花在梦中开了

  把微笑变成泪水

  那么洁净地

  等待亲吻,一个少年

  醒得很早

  呆呆地望着顶棚

  货郎鼓在昨天叮叮咚咚

  他早就不信薄荷糖了

  不信春天的心

  是绿的,绿的

  透明

  我相信歌声

  在最新鲜的玉米地里

  种子,变成了宝石

  木制的城堡

  开始咯咯抖动,地震

  所有窗子都无法打开

  门,门,楼梯间

  喷出了幽幽的火焰

  门!门后的圣母像

  已老态龙钟

  快垂下翅膀,憔悴一点

  关上煤气的龛灯

  一切都悄然无声

  太阳就要出来了

  一切都悄然无声

  太阳来了,它象变形虫一样

  游着,伸出伪足

  里边注满明亮的岩浆

  窗帘也在燃烧前飘动

  反光突然从四面

  冲进市政大厅

  宣布占领

  早晨是一个年轻的公社

  宣布:没收繁星

  我相信歌声

  乳色云化了彩色玻璃

  滴落到地上

  到处都晃动着可疑的

  热情,火从水管中流出

  流到地上,沙土

  像糖一样粘稠

  一点一点露出白热的愿望

  到处都晃动着可疑的

  光明,呼吸

  呼吸、醒、醒

  不间断地把酒藏好

  抽打七色花

  让世界溅满斑斑油彩

  快抽打七色花吧

  家具笨重地跑过大街

  在水边不断扑倒

  巨大的风从琴箱中

  涌出,黑人组成了铜鼓乐队

  雷声在台阶上滚动

  绳子,快拴住风

  绳子!工作鞋在海上飘着

  海洋在不断坍落

  快拴住帆布的鸟群

  我相信歌声

  只有歌声,湿润的

  小墓地上

  散放着没有雕成的石块

  含金的胶土板

  记载着战争

  我已做完了我的一切

  森林和麦田已收割干净

  我已做完了我的一切

  只有歌声的蜂鸟

  还环绕着手杖飞行

  我走了很久

  又坐下来搓手上的干土

  过了一会

  才听见另一种声音

  那就是你

  在拨动另一片海岸的树丛

  你笑着,浴巾已经吹干

  天上蒙着淡蓝的水气

  你笑着,拨开树丛

  渗入云朵的太阳

  时现时隐,你笑着

  向东方走来

  摇落头上的纷纷阵雨

  摇落时钟

  我相信歌声

  顾城诗歌3

  内画

  我们居住的生命

  有一个小小的瓶口

  可以看看世界

  鸟垂直地落进海里

  可以看看蒲草的籽和玫瑰

  一个世界的镜片

  我们从没有到达玫瑰

  或者摸摸大地绿色的发丝

  顾城诗歌4

  暮年

  你独自走上平台

  你妻子

  已被黑丝绒覆盖

  墓地并不遥远

  它就是挂在太阳旁边

  回忆使人感到温暖

  日蚀后

  嗡嗡逃走的光线

  使人想到

  一个注慢土蜜的蜂巢

  一切并不遥远

  真的

  天蓝色的墓石

  会起来

  会奉献那些纯金熔出的

  草叶和鸟雀

  它们会彻底鸣叫

  在你的四周

  在早晨

  会伪装成细小的星星

  你集过许多星星

  曾涉过黎明的河

  去红松林

  去看一位老者

  他的女儿是启明星

  而他象一片雪地

  树皮在剥落

  春天在变成云朵

  终于有一双红靴子

  穿过了森林小路

  你曾赤着脚

  长久地站着

  细心地修理一块壁板

  你使椴木润滑

  现出娟丝的光亮

  又一点点刷上清漆

  你在新房中

  画满东方的百合

  你的新娘

  就是傍晚的花朵

  你曾在天黑以后

  从窗帘后退进山谷

  巫师在烧火

  偷猎者在山顶唱歌

  一大群石子

  拖着尾巴

  在磨擦生铁的容器

  有一勺锡水

  想变成月亮

  绝望地向四面溅开

  你曾被焚烧过

  被太阳舔过

  你曾为那只大食蚁兽

  而苦恼

  它就在战场尽头

  你的钢盔油亮

  你象甲虫一样

  拼命用脚拨土

  直到凯旋柱“当啷”一声

  打翻了国会和菜盆

  你稳稳地站起来

  你独自走下平台

  你被晒得很暖

  象一只空了的鸟巢

  雨季已经过去

  孩子们已经飞散

  南风断断续续地哭着

  稻草被丢在场上

  稻束被丢在场上

  阳光在松松地散开

  顾城诗歌5

  也许,我是盲人

  也许,我是盲人

  我只能用声音触摸你们

  我只能把诗象手掌一样张开

  伸向你们

  我大西洋彼岸的兄弟

  红色的、淡色的、蓝色的、黑色的

  我大西洋彼岸开始流泪的花朵

  那声音穿越了无限空虚


11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