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诗歌

爱国古诗词12首精选

| 敏清

  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鲍照《代出自蓟北门行》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爱国古诗,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咏霍将军北伐南北朝:虞羲

  拥旄为汉将,汗马出长城。

  长城地势险,万里与云平。

  凉秋八九月,虏骑入幽并。

  飞狐白日晚,瀚海愁云生。

  羽书时断绝,刁斗昼夜惊。

  乘墉挥宝剑,蔽日引高旍。

  云屯七萃士,鱼丽六郡兵。

  胡笳关下思,羌笛陇头鸣。

  骨都先自詟,日逐次亡精。

  玉门罢斥候,甲第始修营。

  位登万庾积,功立百行成。

  天长地自久,人道有亏盈。

  未穷激楚乐,已见高台倾。

  当令麟阁上,千载有雄名!

  扶风歌魏晋:刘琨

  朝发广莫门,暮宿丹水山。

  左手弯繁弱,右手挥龙渊。

  顾瞻望宫阙,俯仰御飞轩。

  据鞍长叹息,泪下如流泉。

  系马长松下,发鞍高岳头。

  烈烈悲风起,泠泠涧水流。

  挥手长相谢,哽咽不能言。

  浮云为我结,归鸟为我旋。

  去家日已远,安知存与亡?

  慷慨穷林中,抱膝独摧藏。

  麋鹿游我前,猿猴戏我侧。

  资粮既乏尽,薇蕨安可食?

  揽辔命徒侣,吟啸绝岩中。

  君子道微矣,夫子固有穷。

  惟昔李骞期,寄在匈奴庭。

  忠信反获罪,汉武不见明。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长。

  弃置勿重陈,重陈令心伤!

  登大伾山诗明代:王守仁

  晓披烟雾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

  千古河流成沃野,几年沙势自风湍。

  水穿石甲龙鳞动,日绕峰头佛顶宽。

  宫阙五云天北极,高秋更上九霄看。

  满江红·丁未九月南渡泊舟仪真江口作宋代:赵鼎

  惨结秋阴,西风送、霏霏雨湿。凄望眼、征鸿几字,暮投沙碛。试问乡关何处是,水云浩荡迷南北。但一抹、寒青有无中,遥山色。

  天涯路,江上客。肠欲断,头应白。空搔首兴叹,暮年离拆。须信道消忧除是酒,奈酒行有尽情无极。便挽取、长江入尊罍,浇胸臆。

  梅花岭记清代:全祖望

  顺治二年乙酉四月,江都围急。督相史忠烈公知势不可为,集诸将而语之曰:“吾誓与城为殉,然仑皇中不可落于敌人之手以死,谁为我临期成此大节者?”副将军史德威慨然任之。忠烈喜曰:“吾尚未有子,汝当以同姓为吾后。吾上书太夫人,谱汝诸孙中。”

  五日,城陷,忠烈拔刀自裁,诸将果争前抱持之。忠烈大呼德威,德威流涕,不能执刃,遂为诸将所拥而行。至小东门,大兵如林而至,马副使鸣騄、任太守民育及诸将刘都督肇基等皆死。忠烈乃瞠目曰:“我史阁部也。”被执至南门。和硕豫亲王以先生呼之,劝之。忠烈大骂而死。初,忠烈遗言:“我死当葬梅花岭上。”至是,德威求公之骨不可得,乃以衣冠葬之。

  或曰:“城之破也,有亲见忠烈青衣乌帽,乘白马,出天宁门投江死者,未尝殒于城中也。”自有是言,大江南北遂谓忠烈未死。已而英、霍山师大起,皆托忠烈之名,仿佛陈涉之称项燕。吴中孙公兆奎以起兵不克,执至白下。经略洪承畴与之有旧,问曰:“先生在兵间,审知故扬州阁部史公果死耶,抑未死耶?”孙公答曰:“经略从北来,审知故松山殉难督师洪公果死耶,抑未死耶?”承畴大恚,急呼麾下驱出斩之。

  呜呼!神仙诡诞之说,谓颜太师以兵解,文少保亦以悟大光明法蝉脱,实未尝死。不知忠义者圣贤家法,其气浩然,常留天地之间,何必出世入世之面目!神仙之说,所谓为蛇画足。即如忠烈遗骸,不可问矣,百年而后,予登岭上,与客述忠烈遗言,无不泪下如雨,想见当日围城光景,此即忠烈之面目宛然可遇,是不必问其果解脱否也,而况冒其未死之名者哉?

  墓旁有丹徒钱烈女之冢,亦以乙酉在扬,凡五死而得绝,特告其父母火之,无留骨秽地,扬人葬之于此。江右王猷定、关中黄遵严、粤东屈大均为作传、铭、哀词。

  顾尚有未尽表章者:予闻忠烈兄弟,自翰林可程下,尚有数人,其后皆来江都省墓。适英、霍山师败,捕得冒称忠烈者,大将发至江都,令史氏男女来认之。忠烈之第八弟已亡,其夫人年少有色,守节,亦出视之。大将艳其色,欲强娶之,夫人自裁而死。时以其出于大将之所逼也,莫敢为之表章者。

  呜呼!忠烈尝恨可程在北,当易姓之间,不能仗节,出疏纠之。岂知身后乃有弟妇,以女子而踵兄公之余烈乎?梅花如雪,芳香不染。异日有作忠烈祠者,副使诸公,谅在从祀之列,当另为别室以祀夫人,附以烈女一辈也。

  遣遇唐代:杜甫

  磐折辞主人,开帆驾洪涛。

  春水满南国,朱崖云日高。

  舟子废寝食,飘风争所操。

  我行匪利涉,谢尔从者劳。

  石间采蕨女,鬻市输官曹。

  丈夫死百役,暮返空村号。

  闻见事略同,刻剥及锥刀。

  贵人岂不仁?视汝如莠蒿!

  索钱多门户,丧乱纷嗷嗷。

  奈何黠吏徒,渔夺成逋逃!

  自喜遂生理,花时甘缊袍。

  庆州败宋代:苏舜钦

  无战王者师,有备军之志。

  天下承平数十年,此语虽存人所弃。

  今岁西戎背世盟,直随秋风寇边城。

  屠杀熟户烧障堡,十万驰骋山岳倾。

  国家防塞今有谁?官为承制乳臭儿。

  酣觞大嚼乃事业,何尝识会兵之机?

  符移火急蒐卒乘,意谓就戮如缚尸。

  未成一军已出战,驱逐急使缘崄巇。

  马肥甲重士饱喘,虽有弓剑何所施?

  连颠自欲堕深谷,虏骑笑指声嘻嘻。

  一麾发伏雁行出,山下奄截成重围。

  我军免胄乞死所,承制面缚交涕洟。

  逡巡下令艺者全,争献小技歌且吹。

  其余劓馘放之去,东走矢液皆淋漓。

  道无耳准若怪兽,不自愧耻犹生归!

  守者沮气陷者苦,尽由主将之所为。

  地机不见欲侥胜,羞辱中国堪伤悲!

  水调歌头·冒大风渡沙子宋代:李处全

  落日暝云合,客子意如何。定知今日,封六巽二弄干戈。四望际天空阔,一叶凌涛掀舞,壮志未消磨。为向吴儿道,听我扣舷歌。

  我常欲,利剑戟,斩蛟鼍。胡尘未扫,指挥壮士挽天河。谁料半生忧患,成就如今老态,白发逐年多。对此貌无恐,心亦畏风波。

  江梅引·忆江梅宋代:洪皓

  岁在壬戌,甫临长至,张总侍御邀饮。众宾皆退,独留少款。侍婢歌江梅引,有“念此情、家万里”之句,仆曰:此词殆为我作也。又闻本朝使命将至,感慨久之。既归,不寝,追和四章,多用古人诗赋,各有一笑字,聊以自宽。如暗香、疏影、相思等语,虽甚奇,经前人用者众,嫌其一律,故辄略之。卒押吹字,非风即笛,不可易也。此方无梅花,士人罕有知梅事者,故皆注所出(旧注:阙一首。此录示乡人者,北人谓之四笑江梅引)

  天涯除馆忆江梅。几枝开。使南来。还带馀杭、春信到燕台。准拟寒英聊慰远,隔山水,应销落,赴诉谁。

  空恁遐想笑摘蕊。断回肠,思故里。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更听胡笳、哀怨泪沾衣。乱插繁花须异日,待孤讽,怕东风,一夜吹。

  永王东巡歌·其一唐代:李白

  永王正月东出师,天子遥分龙虎旗。

  楼船一举风波静,江汉翻为燕鹜池。

       戊午上高宗封事宋代:胡铨

  绍兴八年十一月日,右通直郎枢密院编修臣胡铨,谨斋沐裁书,昧死百拜,献于皇帝陛下。

  臣谨按:王伦本一狎邪小人,市井无赖,顷缘宰相无识,遂举以使虏,专务诈诞,斯罔天听,骤得美官,天下之人切齿唾骂。今者无故诱致虏使,以“诏谕江南”为名,是欲臣妾我也,是欲刘豫我也!刘豫臣事丑虏,南面称王,自以为子孙帝王、万世不拔之业,一旦豺狼改虑,捽而缚之,父子为虏。商鉴不远,而伦又欲陛下效之。

  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也。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犬戎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犬戎藩臣之位?陛下一屈膝,则祖宗庙社之灵尽污夷狄,祖宗数百年之赤子尽为左衽,朝廷宰执尽为陪臣,天下之士大夫皆当裂冠毁冕,变为胡服。异时豺狼无厌之求,安知不加我以无礼如刘豫也哉!夫三尺童子至无知也,指犬豕而使之拜,则怫然怒。今丑虏,则犬豕也。堂堂大国,相率而拜犬豕,曾童孺之所羞,而陛下忍为之邪?

  伦之议乃曰:“我一屈膝,则梓宫可还,太后可复,渊圣可归,中原可得。”呜呼!自变故以来,主和议者,谁不以此说啖陛下哉?然而卒无一验,则虏之情伪已可知矣。而陛下尚不觉悟,竭民膏血而不恤,忘国大仇而不报,含垢忍耻,举天下而臣之甘心焉。就令虏决可和,尽如伦议,天下后世谓陛下何如主?况丑虏变诈百出,而伦又以奸邪济之,梓宫决不可还,太后决不可复,渊圣决不可归,中原决不可得。而此膝一屈,不可复伸;国势陵夷,不可复振,可为痛哭流涕长太息矣。

  向者陛下间关海道,危如累卵,当时尚不肯北面臣敌,况今国势稍张,诸将尽锐,士卒思奋。只如顷者敌势陆梁,伪豫入寇,固尝败之于襄阳,败之于淮上,败之于涡口,败之于淮阴,较之前日蹈海之危,已万万矣!倘不得已而至于用兵,则我岂遽出虏人下哉?今无故而反臣之,欲屈万乘之尊,下穹庐之拜,三军之士不战而气已索。此鲁仲连所以义不帝秦,非惜夫帝秦之虚名,惜夫天下大势有所不可也!今内而百官,外而军民,万口一谈,皆欲食伦之肉。谤议汹汹,陛下不闻,正恐一旦变作,祸且不测。臣窃谓不斩王伦,国之存亡未可知也。

  虽然,伦不足道也,秦桧以心腹大臣而亦为之。陛下有尧舜之资,桧不能致陛下如唐虞,而欲导陛下为石晋。近者礼部侍郎曾开等引古谊以折之,桧乃厉声责曰:“侍郎知故事,我独不知!”则桧之遂非狠愎,已自可见。而乃建白,令台谏侍臣佥议可否,是明畏天下议己,而令台谏侍臣共分谤耳。有识之士,皆以为朝廷无人。吁,可惜哉!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夫管仲,霸者之佐耳,尚能变左衽之区,而为衣裳之会。秦桧,大国之相也,反驱衣冠之俗,归左衽之乡。则桧也,不唯陛下之罪人,实管仲之罪人矣。孙近附会桧议,遂得参知政事。天下望治有如饥渴,而近伴食中书,漫不敢可否事。桧曰“虏可和”,近亦曰“可和”;桧曰“天子当拜”,近亦曰“当拜”。臣尝至政事堂,三发问而近不答,但曰:“已令台谏侍从议矣”。呜呼!参赞大政,徒取充位如此,有如虏骑长驱,尚能折冲御侮耶?臣窃谓:秦桧、孙近亦可斩也!

  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桧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头,竿之藁街。然后羁留虏使,责以无礼,徐兴问罪之师,则三军之士不战而气自倍。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耳,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小臣狂妄,冒渎天威,甘俟斧钺,不胜陨越之至!

  德佑二年岁旦·其二宋代:郑思肖

  有怀长不释,一语一酸辛。

  此地暂胡马,终身只宋民。

  读书成底事,报国是何人。

  耻见干戈里,荒城梅又春。